从数据透视新闻出公司新闻版业高质量发展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9-04 10:13

  此外,中宣部高度重视主题图书的出版与发行工作,通过各种形式对主题出版图书进行宣传推广,使得主题出版图书深入人心。主题出版不仅是配合重大节日和活动的出版,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讲述国家建设发展成就等主题都可以算入主题出版的概念,出版单位拓宽视野与选题,有能力打造出读者爱读、耐读的主题出版图书。新版图书品种与印数的下降,是出版单位主动压缩品种、调整结构的选择,也是主管部门调控出版总量的结果,体现出行业对出版高质量发展的共同追求。出版单位能够通过合理把握新版图书与重印图书的结构,自觉抵制跟风出版、重复出版,不断提高发展质量,发挥出版对文化建设的引领导向作用。

  国家新闻出版署日前发布《2018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围绕《报告》中出现的几个“首次”,以及数据背后值得业内关注的问题对话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听取他对报告的解读。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8年,主题出版图书印数大幅提升。《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年度印数超过3200万册,《宣言》年度印数首次超过100万册。主题出版图书数据何以如此“亮眼”?

  魏玉山:主题出版取得的成绩体现出主管部门对主题出版工作的重视。比如《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新时代面对面——理论热点面对面·2018》等主题出版图书,均由中宣部策划与组织编写,使得主题出版图书创作质量提升。此外,中宣部高度重视主题图书的出版与发行工作,通过各种形式对主题出版图书进行宣传推广,使得主题出版图书深入人心。

  主题出版图书成绩“亮眼”,还体现出读者以及市场对主题出版图书的高度认可。比如《红岩》《红星照耀中国》的高印数,更多是读者自发的购买行为,体现出主管部门、出版单位和读者之间的良性互动。这也反映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主题出版图书在引领社会主流价值观中的作用日渐突显。

  对于出版单位来说,近年来,主题出版的总体思路进一步打开,形态更加广泛。主题出版不仅是配合重大节日和活动的出版,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讲述国家建设发展成就等主题都可以算入主题出版的概念,出版单位拓宽视野与选题,有能力打造出读者爱读、耐读的主题出版图书。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8年,出版传媒集团利润总额继续增长,主营业务收入近年来首次下滑。造成集团整体收入下降的原因是什么?

  魏玉山:过去,出版传媒集团在从事图书出版印刷发行等工作的同时,往往还会从事金融、证券、房地产业务以及其他大宗贸易,这些收入被纳入集团整体收入的统计中。自2017年以来,集团收入统计的范围发生改变,非出版发行业务不再列入主营业务收入的统计之中。

  从126家出版传媒集团整体来看,2018年,图书出版集团收入稳中有增,报刊出版集团与印刷集团收入有所增长。集团主营业务收入首次下降,缘于个别发行集团大宗贸易收入不再计入主营业务收入。

  统计工作也是一种管理工作,有导向作用。2018年的统计依然将出版传媒集团与出版主业无关的数据剥离出去,这将引导集团调整业务结构,压缩非主业规模,将重心放到出版传媒主业中来。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继2017年新版图书品种与印数首次双降,重印图书品种首次超过新版图书之后,今年重印图书品种与印数继续保持较快增长。重印图书在品种上连续两年超过新版图书,且差值继续扩大,对出版业来说意味着什么?

  魏玉山:2018年,我国图书出版结构持续优化。新版图书品种与印数的下降,是出版单位主动压缩品种、调整结构的选择,也是主管部门调控出版总量的结果,体现出行业对出版高质量发展的共同追求。

  不过,应该辩证地看待图书品种结构问题。不是新版图书越少越好,也不是重印图书越多越好。新版图书代表着文化创新,体现着出版单位可持续发展能力,如果一味靠老产品打天下,出版单位的生命力就会受到影响。

  在对图书品种和印数统计的背后,希望创作者能秉持“板凳宁坐十年冷”的工匠精神,创作更多精品力作。出版单位能够通过合理把握新版图书与重印图书的结构,自觉抵制跟风出版、重复出版,不断提高发展质量,发挥出版对文化建设的引领导向作用。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8年,报纸出版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再次下滑,但主流报刊影响力不断扩大,特别是全国性报纸总印数5年来首次回升。主流报纸的“逆势上扬”为报业带来哪些启示?

  魏玉山:报业数据的统计,通常体现出一种矛盾性。2018年,在报业整体数据下降之中,几个中央级党报的发行量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特别是《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的平均印数都有所增加。主流党报印数的增加,带动了全国性报纸数据的增长。

  主流党报印数的增加体现出中央的声音传得更广、传得更远,反映出全国人民对于中央党报党刊订阅的需求与积极性不断增强。不过,全国性报纸总印数回升只是降幅收窄,依然是处于下降态势。省级报纸与地市报同样面临受众相对固定、遭遇印数增长平台期等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在媒体融合发展的今天,报刊印数是否能够与影响力直接画等号?我认为是否定的。比如许多报刊的微信公众号就深受用户喜爱。这就对统计工作提出挑战,我们也在加紧调研,希望今后能有一种方式通过统计文章推送、点击、转载数量,来体现媒体的传播力。

  此外,数字出版目前已经纳入《文化及相关产业分类(2018)》,尽快开展数字出版政府统计十分必要。下一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也将在主管部门的指导下,积极开展数字出版政府统计问题的研究,推动数字出版统计制度尽快出台。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8年,全国出版、印刷和发行服务实现营业收入18687.5亿元,较2017年增长3.1%。业内能够从这样的增幅中获得什么样的启示?

  魏玉山:我们在关注数据亮点的同时,也要关注出版产业未来的发展态势。2018年出版、印刷和发行服务营业收入较2017年增长3.1%,2017年出版、印刷和发行服务营业收入较2016年增长4.5%。两个数值均低于当年国民生产总值6.6%和6.9%的增速。因此,要高度关注出版产业的发展态势,因为我们保持产业增长的压力依然巨大。

  在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的过程当中,作为文化产业重要组成部分的出版业承担了重要的任务。为提高出版业在文化产业中所占比重,我们要重视出版与技术融合对产业发展带来的巨大影响。新宝GG注册

  技术改变着出版业的业态,也改变着读者的阅读行为。比如,包括听书在内的新的阅读模式正在形成,但这部分市场已经被大量信息公司和技术企业所占据,出版业在利用新技术提高生产能力的同时,要创新产品形态,改变服务模式,把图书与技术结合起来,创造新的市场,满足新的业务需求。

电话
4008-360157